<acronym id="6aosu"></acronym>
<acronym id="6aosu"><div id="6aosu"></div></acronym>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騰訊此舉不尋常|觀察家

2021-04-27 09:30 | 作者: 萬建民

0f74b4927e855362791896368db57a01

追求什么樣的價值,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一家公司能走多遠。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萬建民

編輯丨周春林

4月10日,市場監管總局向阿里巴巴開出了182億元的天價罰單。

不到10天,另一個互聯網巨頭騰訊就有了新動作——4月19日,騰訊發布了公司歷史上第四次戰略升級,提出“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戰略,并宣布將為此首期投入500億元,設立“可持續社會價值事業部”推動戰略落地。

騰訊此舉的個中意味,無需多言。在中央多次強調“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背景下,阿里巴巴靴子落下,大家關注的目光,自然投向騰訊。此前,市場監管總局已經通報,騰訊系包括斗魚、虎牙合并案在內的幾宗并購涉嫌壟斷。

當然,騰訊此時宣布戰略升級,時間上應該只是巧合而已。對騰訊這樣規模的公司,戰略升級不是小事,馬化騰不可能打無準備之仗。根據騰訊披露的信息,此番戰略升級,從2020年秋天開始醞釀,而馬化騰在此之前更是已思考數月之久。

當公司遇到重大的外部環境挑戰之時,躬身反思自身戰略,在騰訊并非第一次。11年前的3Q大戰,當時“無所不能”的騰訊因觸角所到之處“寸草不生”,遭到創業者和輿論的“圍剿”,馬化騰痛定思痛,在《中國企業家》主辦的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鄭重宣布騰訊的開放戰略。他說,“我們不是整條命掌握在自己手上,而是只要半條命,另外半條命就靠生態里面的其他合作伙伴”。那一次戰略調整,徹底改變了騰訊和創業者的關系,也構筑了如今騰訊龐大的生態體系。

此番戰略調整顯然又有不同。國家強力反壟斷,只是外部環境變化的時代背景,戰略升級并非騰訊應對反壟斷的直接舉措,也無助于其規避有關部門對其涉嫌壟斷行為做出處罰。但此時此刻提出戰略升級,不僅僅是騰訊在反壟斷的輿論壓力下向全社會表明的一種姿態,也體現了公司對新時代下自身價值的深度思考和果斷行動。

從近現代社會發展進程來看,公司是價值創造的重要角色。社會財富的創造、科技應用的推廣、產業變革的演進、民間財富的涌動,都離不開公司的創造。而公司的發展,也總是與時代的進步同頻共振。踩準了時代的節拍,公司就能獲得長足的發展;那些被時代拋棄的企業,最終都將黯然退場。所以,睿智如張瑞敏,才會說出“沒有成功的企業,只有時代的企業”。

從公司的角度看,追求什么樣的價值,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一家公司能走多遠。這在中國的表現尤為明顯。在西方經典理論中,公司追求的是股東利益最大化,資本為了追逐利潤可以積極冒險,“有100%的利潤,就會使人不顧一切法律;有300%的利潤,就會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絞首的危險”。但在資本主義的改良過程中,資本也意識到追逐利潤必須處理好與社會、環境、勞工權益等之間的平衡,也就有了公司的社會責任。而中國在改革開放以來,公司所承擔的使命,從一開始就不僅僅是追求股東利益的最大化。第一代企業家在經歷了長期積貧積弱的生活后,有著濃烈的產業報國和富民情懷。他們創業的突破口,往往都是嚴重短缺的行業,公司發展與國家社會的發展從一開始就在同一軌道上。隨著改革開放向縱深發展,一些體制性、制度性難題的突破,離不開企業層面的改革創新。事實證明,哪個地方民營經濟活躍,哪個地方的經濟發展就好,公司發展與社會進步的關系可見一斑。

11年前騰訊調整戰略,是互聯網巨頭發展到一定階段后遇上的新問題——當巨頭的無邊界擴張阻礙創業者成長的時候,巨頭應該承擔的責任是什么?騰訊彼時選擇了開放,把自己打造成一個開放平臺,構筑生態體系。如今,騰訊遇上的同樣是一個新問題——當傳統意義上公司業務的發展,已不能支撐起社會所需要的巨頭公司的價值底座之時,公司應該怎么選擇?

按照馬化騰的說法,可持續的社會價值創新,會和消費互聯網、產業互聯網一起,成為騰訊未來所有業務的底座,“這個底座如果扎得不夠深,上面就長不大,天花板肯定會出問題”。也就是說,騰訊要從基礎科學、教育創新、鄉村振興、碳中和、FEW(食物、能源與水)、公眾應急、養老科技和公益數字化等長期社會價值的探索中,找到基業長青的可能。

這是新時代下中國企業家應有的格局和視野。騰訊并不完美,存在諸多遭人詬病之處,但其在外界壓力下的自我省察和進化,值得肯定。社會發展同樣如此,我們國家也有諸多問題需要逐一改進和解決。企業發展和社會進步,仍然需要同頻共振。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