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6aosu"></acronym>
<acronym id="6aosu"><div id="6aosu"></div></acronym>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2.8億農民工如何成為中等收入群體?減碳會沖擊哪些產業?關于未來增長潛能,權威解讀來了

2021-05-19 13:23 | 作者: 馬常艷, 何欣, 朱曉航 來源:中國經濟網

e0cb3c781d8c879e58ed8868cd089ce3

文丨馬常艷 何欣 朱曉航

來源丨中國經濟網(ID:ourcecn)

圖片、視頻來源丨中國經濟網

中國未來五到十年最大的發展潛能是什么?GDP指標適合掛帥嗎?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近日,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做客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深談》節目,對上述問題做了深度解讀。

都市圈、城市群發展

將成為中國未來五到十年發展的

最大“結構性潛能”

劉世錦提出,都市圈、城市群發展將成為中國未來五到十年發展的最大“結構性潛能”,應該以“1+3+2”的框架釋放結構性潛能。其中“1”是指以都市圈、城市群的發展為龍頭,為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打開空間;“3”是指補齊實體經濟循環中基礎產業效率不高、中等收入群體規模不大、基礎研發能力不強的三大短板;“2”是指以數字經濟和綠色發展,全方位地為經濟社會發展賦能。

劉世錦強調,城市群、都市圈的發展勢在必行。初步測算,中國經濟在今后一段時間,特別“十四五”期間,甚至以后更長一段時間,新增長動能的百分之七八十在城市群、都市圈范圍之內。

那么,都市圈、城市群到底應該怎么發展?劉世錦認為,政策落實需要達到一個標準,就是能夠創造更多的就業創業機會,能夠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求。按照這個標準,進行各種各樣的試驗,通過大量的試錯找到對的發展方式。

擴大中等收入群體,進城農民工是重點

對于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劉世錦認為重點是2.8億進城農民工,這部分人應該成為主體。

其一,考慮對農民工及其家屬在城市落戶實行負面清單制度,即由規定符合何種條件能夠落戶,改為不符合何種條件不能落戶。從長期看,戶籍制度應逐步轉為人口居住地登記制度。

其二,可以建設面向農民工為主的安居房工程,以40-60平方米的小戶型為主,降低建造成本,把安居房價格控制在與農民工購買力相適應的水平。降低購買資格門檻,不歧視無戶籍、無學位人口。

其三,加快推進教育、醫療、社會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務的均等化,打通農村社保、醫保和城鎮居民社保、醫保的銜接。實行以居住證為主要依據的農民工隨遷子女入學政策。

其四,全面加強農民工職業教育培訓,推行農民工新型工匠培訓計劃。

其五,加快推進農村集體建設用地入市和宅基地流轉,增加農民工的財產性收入,積極穩妥務實地解決好小產權房問題。

其六,促進機會公平。進一步打破不當行政性管制,疏通社會流動渠道,防止社會階層固化。改變有些地方對低收入農民工的歧視性做法,在大體相當條件下,在就業、升學、晉升等方面,給低收入階層提供更多機會。

如何理解宏觀政策“不急轉彎”?

劉世錦表示,強調“不急轉彎”是因為經濟目前還處在恢復狀態,“不急轉彎”是為了轉好彎。

第一,我國去年雖然實行了寬松貨幣政策,但是尺度把握得好,所以要拐的這個彎,幅度不大。

第二,強調“不急轉彎”是因為經濟目前還處在恢復狀態。疫情現在看起來還存在大量的不確定性因素。比如,全球經濟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還要考慮。世界上只要還有一個國家有疫情,其他國家就不能說已經穩定了?,F在強調“不急轉彎”,也是對國際上不確定性的考慮。

第三,這個彎不是不轉,強調“不急轉彎”是為了轉好彎。前幾年我國宏觀杠桿率已經偏高,所以開始防控金融風險,逐步降杠桿,穩中有降的格局已經出現。但是去年疫情以來宏觀杠桿率又上漲了20多個百分點。所以從中長期來看,我國的宏觀杠桿率還是偏高,還是要逐步下調。

7ad6b699d5119f749ba8a389b23b47a6

GDP指標不再掛帥

這個指標應擺在首位

從研究的角度來講,“十四五”期間,我國經濟進入了中速增長期。中速是什么樣的水平?劉世錦認為,應該是5%到6%之間,也許是5.5%左右。   

有人擔心,不設定具體經濟增速目標,各地完成經濟發展任務可能會受到影響。劉世錦回答稱:“不設具體經濟增速目標,我國經濟增長情況也不錯。”他表示,去年由于情況特殊,我國并沒有設經濟增長速度目標,最后實現了2.3%的增速,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是唯一實現正增長的國家。

劉世錦表示,GDP是全世界范圍內衡量一個國家經濟增量的通行指標,但是GDP這個指標其實是有爭議的。在用GDP作為指標的時候,有些地方會有一些扭曲。GDP指標作用明顯,但應該是預期性、結果性、后置性的,不再作為掛帥指標。

劉世錦建議,形成“就業指標打頭、GDP收尾的新衡量指標。”

為什么特別強調就業指標?劉世錦表示,穩增長是為了穩就業。就業指標也是一個宏觀指標,也能夠反映整個經濟的增長狀態。劉世錦建議,利用大數據,形成一個能夠全面、客觀、及時反映城鄉居民就業狀況的指標,而且應該把這個指標擺在首位。

減碳會沖擊哪些產業?

劉世錦表示,產業發展取決于國內需求,也取決于生產能力。不能為了搞“碳達峰、碳中和”就讓一些產業不發展。沒有哪個產業是由于要減碳,就一定沒有發展的理由了。產業的發展取決于產業內部,需要用一些新的技術、新的方法,把碳排放減下來。所以減碳和發展不能對立起來。

落實“雙碳”目標將給部分產業和企業帶來的沖擊不可忽視。其中,傳統能源產業和企業可能首當其沖。劉世錦認為,一些高碳產業受到的壓力比較大,比如像鋼鐵、水泥等行業。這些行業最重要的是要轉換技術,要應用大量新的技術。新的技術有三個特點:第一,是高技術、高附加產值或者高效率的。第二,低排放或者零排放。第三,和傳統的工業化生產方式相比,擁有低成本。做到這三點所有行業都能發展。

98909b7e3495acac829b4be039746d8e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