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6aosu"></acronym>
<acronym id="6aosu"><div id="6aosu"></div></acronym>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估值超600億,一根小小的辣條靠什么支撐

2021-05-19 17:56 | 作者: 高歡歡,馬吉英

994cd979f6b01bb5db2a05d173d7abf6

22年來首次擁抱資本,就吸引了高瓴資本、騰訊投資、云鋒基金、紅杉資本等頂級機構投資者,一根辣條的吸金能力到底有多強?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高歡歡

編輯丨馬吉英

頭圖來源丨視覺中國

這次讓騰訊、阿里兩大超級巨頭坐在同一張牌桌上的,是一根小小的辣條。

根據港交所文件,5月12日晚間,衛龍食品已提交上市申請,正式啟動IPO,將沖擊“辣條第一股”。

而在5月8日,衛龍剛剛官宣完成Pre-IPO輪融資,投資方大咖云集,引入了CPE(中信產業基金)、高瓴資本、騰訊投資、云鋒基金、紅杉資本、天壹資本、厚生投資、海松資本等機構投資者入股,合計獲得5.49億美元(折合35.45億元)的資金。而通過此次IPO,衛龍將再次獲得一筆巨額的資金。

“我們看中衛龍的企業家精神及產品、品牌能力。中國休閑食品領域,產品、口味多元,市場相對分散,各個細分領域都有相對龍頭,很少有企業能夠突破單一品類的天花板。”厚生投資執行董事陳敏告訴《中國企業家》。

據悉,這是衛龍成立22年來首次擁抱資本,也是上市前唯一一輪融資。

早在三年前,衛龍食品就開始頻繁變更股權,如今由一家香港企業和和國際事業有限公司控股,或為赴港“上市”鋪路。

有行業人士分析,衛龍食品從內資變為外資,這種股權結構在上市進程中將不需要內地證監會審核,從而加快衛龍食品在香港上市的步伐。

在外界看來,這場互聯網超級巨頭和頂級VC均有亮相的投資盛宴來得突然,但資本對這家公司的觀察其實至少從兩年前就已開始。

為何深受資本大佬獨寵

根據招股書,衛龍是由劉衛平與劉福平兩兄弟于2001年在河南漯河市創辦,目前已成為中國最大辣味休閑食品企業。具體來看,衛龍包括調味面制品、蔬菜制品、豆制品及其他產品三大類。

其中,辣條是衛龍主要的收入來源,貢獻了公司總收入的65%。衛龍旗下有幾十種產品,還正著力打造旗下第二大明星單品——魔芋爽,同時進入鹵制品、海味素菜等細分市場。

衛龍是不折不扣的“辣條一哥”,首先體現在一騎絕塵的市場占有率。

招股書中,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中國辣味休閑食品市場相對分散,按零售額計,2020年前五大參與者的市場占有率為10.7%。2020年,衛龍在中國辣味休閑食品市場排名第一,市場份額為5.7%,按零售額計是第二大參與者的3.8倍,且在調味面制品及辣味休閑蔬菜制品細分品類的市場份額均排名第一。

一根辣條的吸金能力到底有多強?

2018年~2020年,衛龍的營收分別為27.52億元、33.85億元及41.20億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4.76億元、6.58億元、8.19億元。

其中,辣條收入分別為21.62億元、24.75億元和26.9億元,占總收入的7成左右。

從銷量上看,2018~2020年,衛龍分別銷售了15.55萬噸、17.33萬噸和17.95萬噸的辣條。據統計,衛龍2020年平均每天賣出約490噸辣條。

這些亮眼的數據(現金流)正是資本追逐的原因。

陳敏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表示,與衛龍公司的接觸始于兩年前,首先打動他們的是衛龍團隊的行業專注、產品創新和品牌意識。

他表示,衛龍開創了辣條、魔芋爽兩個品類,而且已經成為兩個品類的絕對代名詞,“我們認為它的能力可以復用,我們也相信衛龍未來肯定可以繼續開拓新的產品品類。”

陳敏稱,經過兩年多的跟蹤觀察,衛龍達到了厚生投資的預期。他表示,衛龍的韌性足夠強,新品也表現良好。

陳敏尤其對衛龍的第二條產品副線魔芋爽這個品類贊譽有加,“現在魔芋爽這個品類能做到這樣大的規模,整個市場都在抄襲,有點超過我們當時的預期。

競天公誠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董立陽告訴《中國企業家》,衛龍融資之所以受追捧,首先是因為消費這個賽道目前較受市場認可,而衛龍是較好的投資標的;其二,衛龍是休閑食品細分領域剩余的唯一龍頭企業,有一定的溢價能力;其三,衛龍的財務數據明顯優于同行業企業,后續的成長性可以預期。

董立陽認為,騰訊、阿里、紅杉、高瓴四家同時選中一家細分賽道的公司,這對其他資本再選擇衛龍也有很大的背書作用。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同樣認為劉衛平團隊功不可沒。他告訴《中國企業家》,“衛龍能夠成為辣條界老大,創始人劉衛平的經營理念功不可沒。辣條行業本身門檻不高,在發展初期,很多小作坊無視產品質量,導致辣條被大眾視為垃圾食品,而劉衛平在一開始就十分看重產品的品質、重視生產環境的衛生情況、看重食品安全,正是由于對廠房、工藝、原料等方方面面的細節都有著很高的要求,使得衛龍辣條得以脫穎而出。”

“在流通渠道方面,很多辣條企業都是批發給鄉鎮超市,走低端渠道,而衛龍的產品早已進駐到大型商超,從口感到包裝、品牌、服務體系,衛龍已經很完備,所以衛龍的客戶黏性很好,這也是衛龍能夠成為行業龍頭的原因之一。”朱丹蓬表示。

此外,陳敏對衛龍的期待是,能不斷開拓產品邊界,成為休閑食品領域的平臺化企業。此外,資本化對衛龍具有正面意義,對管理層和員工都是一個激勵,對品牌宣傳也有正面導向作用。

“衛龍的使命是讓世界人人愛上中國味。港股上市對于衛龍未來國際化也會有較大幫助。”陳敏最后強調。

高估值如何支撐

此番融資過后,有業內人士表示,衛龍估值將高達700億元,超過洽洽、三只松鼠、良品鋪子三者的市值總和。

據招股書,衛龍此次Pre-IPO總融資金額約35.2億元,認購衛龍1.22億股,每股成本為28.85元人民幣,投后估值約604億人民幣。根據招股書,上市前,CPE持有衛龍2.32%,高瓴持股1.17%,騰訊持股0.64%,云鋒持股0.64%,紅杉資本持股0.29%。

從招股書披露的核心管理層來看,衛龍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業。

除了外部機構,衛龍剩余股份92.17%股權由劉衛平、劉福平家族實際控制。衛龍的董事會目前由9名董事組成,包括5名執行董事、1名非執行董事及3名獨立非執行董事。

其中,執行董事、首席財務官兼副總裁彭宏志是劉忠思的表兄,劉忠思是劉衛平的堂弟,負責集團整體研發;執行董事兼副總裁陳林是劉忠思的表弟。據前述估值計算,劉氏家族對應股份價值約557億元。

對于家族企業治理中可能會出現的弊端,厚生投資顯然不擔心。以農夫山泉為例,陳敏認為,農夫整個的業務和資本市場表現是非常好的。家族資本控股的企業確實會存在一定的風險,比如說內部控制、信息披露、傳承等等。但他認為衛龍并不存在相關問題。

朱丹蓬認為,盡管衛龍在整個辣條行業具有規模效應、品牌效應、渠道話語權,在服務體系、新生代客戶粘性,以及產品創新上都做得不錯,但這并不意味著未來可以高枕無憂。

一個行業背景是,目前以三只松鼠、良品鋪子、鹽津鋪子為首的休閑零食上市公司,都開辟了自己的辣條業務,并在天貓、京東等電商平臺與衛龍進行正面競爭。

在朱丹蓬看來,衛龍未來必然需要進行“五多”戰略布局,即多品牌、多品類、多場景、多渠道、多消費人群的布局,這樣它的整個經營風險才會更低,護城河才會更寬更深。

此外,食品安全也是衛龍始終繞不過去的話題。辣條行業的衛生問題等也曾多次被媒體曝光。

招股書顯示,2020年衛龍的產品結構中,調味面制品收入占比為65.3%??梢?,衛龍主要收入來源仍是辣條產品。而從衛龍辣條配料表可見,其配料包含食用香精、紐甜、紅曲紅、三氯蔗糖等多種添加劑。

為了更好地適應年輕群體,擁抱z時代,衛龍正在考慮做產品和健康方面的升級,包括食材、調味等,更偏蔬菜素食。在食品安全上,公司也在加大投入。

早在2019年初,劉衛平曾表示,衛龍要在2022年實現年產值超100億的營收目標,朱丹蓬認為,這個目標一定是通過并購的方式來實現,這是很多上市公司會采取的方式。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