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6aosu"></acronym>
<acronym id="6aosu"><div id="6aosu"></div></acronym>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劉永好:新希望今年銷售額預計超兩千億,互聯網要顛覆傳統企業很難

2020-12-11 17:49 | 作者: 李艷艷,米娜

微信圖片_20201207081030

在經濟轉型的新格局里,新希望的銷售、利潤、稅收和市值,每年大概有超過20%的增長。最近劉永好跟很多企業家朋友交流,發現凡是把“傳統企業+組織再造+數字化”轉型做得好的企業,都得到了進步和成長,很多企業也都成為行業引領者。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編輯丨米娜

圖片來源丨中企圖庫

“互聯網企業要顛覆傳統企業?難!因為傳統企業護城河太深。研發、市場、生產、機器,供產銷這個體系,不是互聯網企業能夠做到的。”12月6日,新希望集團董事長,中國企業領袖終身成就獎獲得者劉永好現身第十九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并發表了開幕主題演講。

“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我們很多實體企業家和傳統企業家們的壓力特別大,總覺得這些互聯網企業會把我們顛覆掉。但是今年以來,特別是現在,大家非常清醒地認識到,互聯網企業流量逐步見頂了,雖然還有空間,但不大了。”劉永好解釋稱。

由《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2020(第十九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12月5日至7日在北京舉行,陳東升、劉永好、宗慶后、宋志平、王石、楊元慶、沈南鵬、張磊、周鴻祎、張文中、王玉鎖、王文京、閻志等上百位企業家出席年會,熱議新發展格局下的公司力量。

在劉永好的觀察中,過去十多年內,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經濟企業迅猛發展,成為今天最重要的經濟組成部分之一。不過,由于傳統產業護城河很深,并不容易被互聯網企業“吃掉”。在其看來,當前疫情影響加之國際形勢錯綜復雜的形勢下,“雙循環戰略”為企業發展帶來重大機遇,實體經濟自身必須通過轉型升級,在這個新格局下謀求新發展。

劉永好認為,“新商業=傳統產業+組織再造+數字化轉型”。這種轉型不是簡單地將企業與數字化疊加,而是基因的融合。簡單移植會有“排異反應”,因此一定要做好融合。“轉好了市場還是你的;轉不好,油鍋是你的,你在油鍋里面煎熬。怎樣才能保證不‘轉’到油鍋里,‘轉’到市場上去呢?這中間要加一個‘組織再造’。”

今年兩會期間,劉永好提出,2020年新希望集團將會新增300億元投資和新增2萬人的就業,主要為冷鏈物流、現代農業發展招募人才。此次年會上,劉永好表示,“我們做到了超過300億元的投資,新增員工超過了3萬人。”此外,他還表示,新希望今年的銷售額預計將會超過2000億元。

“在經濟轉型的格局里面,我們的銷售、利潤、稅收和市值,每年大概都有超過20%的增長。”劉永好稱。

 

微信圖片_20201207081038

 

以下為劉永好的現場演講實錄(有刪改):

我是一個創業近40年的民營企業家,我也參與了幾乎每一屆的中國企業領袖年會,感觸很多。今天大會的主題是“新格局下的企業力量”,作為老一代的民營企業家,我想從自身出發,談談新格局下的企業精神。

首先,我要講講什么叫新格局:

第一、新冠病毒的影響超乎想象。中國第一季度很多企業關門停產,但是國家迅速反應,應對得當,組織有力,現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影響越來越小。而全球范圍的新冠疫情影響依然非常大,導致多數國家的GDP是負值。

第二,國際形勢錯綜復雜,導致出口受挫,“三駕馬車”中的外向型經濟受到影響。這種情況下國家提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思路,我覺得提的恰逢其時,這是新的格局。

之前有段時間,我在浙江、江蘇、廣東走了一圈,做了一圈調研,發現國內的外向型企業壓力很大,企業經營非常困難。但是今天的格局又大不一樣了,我看到這些外向型企業,特別是實體企業都開足了馬力在生產,很多產品都排到了明后年。最近這段時間中國的出口也在大幅提升,為什么?因為基本生活、基本需求是必需的,而國外都停產了,只有我們在生產,所以說壞事變成了好事,這是一個新格局。

還有一段時間,自行車的生產企業一塌糊涂,后來共享單車風潮起來了,自行車的生產形勢一片大好,供不應求。國外疫情一來,國內的自行車兩三年內都訂不到貨,我們現在拿一個貨柜特別難,得加價,所以航運業也到了最好的時候??匆粋€國家和經濟體究竟如何,看航運是非常重要的,這也是一個新格局。

其次,我要談談在新格局下,企業人怎么去做的問題。

過去這十多年來,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經濟企業迅猛發展,涌現出一大批非常優秀的企業,他們的影響力、估值以及服務迅猛上升,成為今天最重要的經濟組成部分之一,非常了不起。

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我們很多實體企業家和傳統企業家們壓力特別大,總覺得這些互聯網企業會把我們顛覆掉。但是今年以來,特別是現在,大家非常清醒地認識到,互聯網企業流量逐步見頂了,雖然還有空間,但不大了。

互聯網企業要顛覆傳統企業?難。因為傳統企業護城河太深,研發、市場、生產、機器,供產銷這個體系,這不是互聯網企業能夠做到的?;ヂ摼W企業做數字化的東西有優勢,但想深入實體制造業,還需努力。而傳統企業一定要轉型升級,能夠跟上這個新的發展格局,這就是說,我們傳統企業要迎來轉型升級的新格局。

怎么轉型升級呢?最近大家注意到,各行各業都在大集中,集中是大勢所趨。集中就意味著有的企業要關門,有的企業要成為配套附屬企業、體系內的企業。過去1000家電視機廠,最終集中到的只有幾家。這1000家企業,一部分關掉了,一部分被整合了,一部分成為零部件供應商了。我們有這方面的準備嗎?這是擺在我們企業人面前的大問題。

第一,互聯網企業不太可能顛覆我們所有的實體經濟;第二,我們自己的實體經濟必須要轉型、要升級,在這個新格局下謀求新發展。

這種情況下,我們準備好了嗎?我們該怎么做呢?很多的企業都說壓力好大,員工工資也在增長。雖然稅收有所減少,但減少的并不多,現在出口也有很大壓力,錢很難掙。但是,仍然有很多企業在高歌猛進,我們怎樣保證自己還能生存下去,成為整合者,而不是被整合者呢?

這就需要轉型。

最近相當長時間,大家談得比較多的,是向新經濟轉型。簡單來說,就是傳統企業+數字化,結合起來就是新的企業。這種說法對不對?理論上是對的。但是實施起來很難,好多企業轉型就轉死了。轉好了市場還是你的;轉不好,油鍋是你的,你在油鍋里面煎熬。怎樣才能保證不“轉”到油鍋里,“轉”到市場上去呢?我覺得這中間要加一個“組織再造”。

傳統企業原來的整個生產運營體系、組織體系,是過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內打造出來的,他們已經適應了原有的KPI、研發體系、產供銷體系,但是今天社會經濟形勢發生了根本變化,互聯網年輕人的消費習慣都大不一樣了。

比如,以前很多房地產開發商修房子的時候修個大廚房,現在到大城市看,哪里還要那么大的廚房,廚房都是擺設品,特別是九零后、零零后,他們幾乎不怎么進廚房,很多人連微波爐怎么用都不知道。既然如此,如何去適合這些連微波爐都不知道怎么用的人的消費習慣呢?這是房地產商必須考慮的,也是家電制造業必須考慮的。我們了解這些年輕人嗎?了解社會市場的變化嗎?

另一方面,我們要轉型,首先就要進行組織的再造。所謂組織再造,就是激勵機制、約束機制、企業文化、企業格局要發生根本變化,而不是簡單的將原有組織體系與數字化相加,就變成了新企業。大概在六年前,新希望就意識到這個問題了。去年領袖年會上我曾講過新希望的“五新”轉型,這就是組織再造。

我們比較早的提出了“五新”:第一“新”,新機制。在激勵方式上,我們廣泛地實施合伙人制度,共享共建共擔共創,現在我們有100多家合伙人企業,有四五百個合伙人,這四五百個合伙人的利益、想法、心態,跟公司完全一致,我覺得這個很重要。

第二“新”,新青年。一定要啟用年輕人,我們今天有超過12萬名員工,今年我們還定下了要新招2萬個員工。今年兩會,我參加了一個政協的活動,在會上我提出,我們今年困難大、壓力大,但作為一個老的民營企業家,我要新增300億元投資、新增2萬個就業崗位,我是做了承諾的。

今年馬上要結束了,可以高興地跟大家講,我們做到了超過300億元的投資,新增員工超過了3萬個。人家說都在減員工,你怎么會增加3萬個員工呢?我覺得這就是我們組織再造的需要,我們生產業務發展的需要。當然客觀來講,事關我們養豬業大發展的格局,我們更多招的是食品加工、冷鏈物流、調味品的員工,而且大部分都是大學生。

第三“新”,新科技。用信息科技、數字科技、生物科技、制造科技來武裝我們。我們成立了幾個研究院:比如,生物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院等等。我們承擔了很多國家級項目、省級項目、企業自身的項目,由此我們榮獲了七個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作為一個民營企業榮獲七個二等獎,這是不容易的。而科技帶來的進步和成長,那就更多了,特別是我們圍繞農村產業的發展,幫助農民朋友解決產供銷、融資難問題,我們成立了供應鏈金融公司,成立了新網銀行,我們用大數據的能力幫助農民朋友、家庭農場主獲得金融支持、產業支持。我們用這些大數據的能力幫助農民養好豬、養好雞,在手機上,農民朋友有什么問題都可以拍照片上傳,然后由專家答疑,告訴你該怎樣處理。

第四“新”,新賽道。我們原來生產飼料做到了全中國第一,現在很快就世界第一了。但我們要注意新賽道,所以我們在養豬業、養牛業、牛奶業方面全面發展。并且圍繞消費升級,我們在供應鏈和冷鏈物流上做文章,現在我們的新生活冷鏈物流可以說是城市配送里面的一個優勢企業了,它在全國建立了40多家合伙制分子公司。我們在健康領域也做了不少投資,在上海的藍生腦科醫院集團有4000個病床。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會圍繞老百姓對美好生活的需求,在新賽道上做一些布局。此外,我們也成立了幾個從事投資的專項公司。

第五“新”,新責任。所謂新責任就是要有擔當,對家庭有責任、對自己也有責任,對社會、對企業要有擔當。我們鼓勵員工積極參與光彩扶貧事業“萬企幫萬村”,我們兩千多個中層以上的管理干部,每個人必須要幫助一個相對貧困戶?,F在脫貧攻堅任務基本完成了。在這個問題上,我們要走的路很長,我們有社會責任。

新機制、新青年、新科技、新賽道、新責任——這“五個新”在我們看來,就叫組織轉型,組織轉型做好了,再加上數字化能力,激勵起來就會容易,組織也會更加適應。

以前有人說,人的肝壞了要換,但要找人的肝很難找,就把豬肝嫁接過來,還真有人做了嘗試,結果發現成活時間不會超過一個小時,因為基因不一樣,兩個完全不同的組織、不同的生物體合在一塊會排異。同樣,我們傳統企業原有的營銷管理、激勵體系,要加上數字化的體系,這是兩個不同的組織,很難結合。怎么結合?我們將傳統組織和現代組織再造,再和數字化結合,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正因為這樣,我想我們算是一個案例,新希望今年銷售預計將會超過2000億元,在經濟轉型的新格局里,我們的銷售、利潤、稅收和市值,每年大概都有超過20%的增長。最近我在跟很多企業家朋友交流,凡是把傳統企業+組織再造+數字化的轉型做得好的企業,都得到了進步和成長,很多企業也都成為行業引領者。所以,企業要用這種新的方式求得新的發展,企業才能在新格局下做好轉型,成為新企業的新商業人。

 

值班編輯:李薇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微信圖片_20201207081043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