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6aosu"></acronym>
<acronym id="6aosu"><div id="6aosu"></div></acronym>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大搜車姚軍紅:數字時代業務轉型的底層邏輯

2020-12-11 18:22 | 作者: 王玄璇,周春林

在數字時代,運用數據,基于虛擬網絡構建新型生產關系,也許是最值得做的事。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璇

編輯丨周春林

圖片來源丨中企圖庫

創業20多年以來,姚軍紅一直有種恐慌,因為創業“往往都在做一些沒有先例、沒有案例的事情”,“怕自己做錯了”。這兩年來,姚軍紅思考了更多關于底層邏輯的事,如果這些邏輯和大家達成共識的理論相符,“出錯的概率會少一些。”

12月6日,在由《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2020(第十九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大搜車創始人、CEO姚軍紅分享了公司業務拓展背后的邏輯。

姚軍紅認為,在數字時代,運用數據,基于虛擬網絡構建新型生產關系,也許是最值得做的事。幾乎所有互聯網公司,無論是信息的聚合,比如今日頭條,還是商品的聚合,比如淘寶,本質上都在運用數據,再基于互聯網,構建更新型的生產關系,使生產力得到釋放。

在汽車行業,過去車廠、4S店等,生產與銷售之間沒有利用數據產生連接,生產力沒能得到充分釋放。數字化和連通體系做得好的一個案例是蔚來汽車,姚軍紅有一個朋友買了一輛蔚來,然后推薦給身邊的人買了7輛蔚來,“這就是顧客的生產力得以被激發。”姚軍紅說。

所以,大搜車為汽車廠商、4S店和二手車商搭建SaaS平臺,建立從公司到門店、銷售和顧客之間的鏈條,搭建新車、二手車流通的協作網,以及汽車流通和金融之間的協作網,形成產業協作。

大搜車也曾走過彎路。2012年,大搜車從二手車零售做起,但條件不成熟促使他關店轉型,才逐漸切入SaaS、金融領域。2019年,大搜車再次進軍二手車零售行業。今年6月,大搜車宣布并購致力于車企數字化的云漾科技,加速大搜車在汽車流通領域的數字化布局。

以下是姚軍紅現場演講實錄,有刪節:

我創業有20年,20多年一直恐慌,恐慌什么呢?怕自己做錯了,因為我們往往都在做一些沒有先例、沒有案例的事情,要摸著石頭過河。這幾年我開始慢慢迷戀上一些理論和底層邏輯的事情,因為我發現如果所做事情的底層邏輯和大家達成共識的理論相符時,我們可能出錯的概率會少一些。

所以我今天講的主題就直接引用了這個環節的主題,“洞見未來”。

我們今天所在的是數字化時代,或者叫“信息時代來臨的轉遷期”。對于創業者來講,每一次時代的變遷或者說每一次商業的變革期都是遍布創業機會的,當另外一個商業文明穩定之后,可能漫長的幾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可能都不再會有創業機會。

我在過去大概兩年時間里都在嘗試去理解今天數字文明所處的階段。到這個階段,是因為什么發生了變化?這給我們帶來了什么樣的機會?

最近我有個總結,即生產要素的迭代是驅動商業文明迭代的源動力。

我把商業文明中的要素區分為兩個——生產力的要素迭代,和支撐生產關系的基礎設施,就是協作網絡,或者說商業網絡基礎設施的變化。

我們可以看到,人類最早期時的產業文明,其實生產力的要素只有一個,就是人。然后協作方式就是親屬在一起、部落的協作方式。

到了農業文明,生產力的生產要素增加了一個科技,因為種植、養殖技術的發展,使得人類開始聚集,開始迭代,增加了一種協作網絡。除了親屬之間可以協作,親屬之外的家庭之間也可以協作,因為他們住在一個城鎮里。所以這就形成了第二個基礎設施,城鎮網絡在生產關系這一端產生了第二個生產要素的變化。

到了工業時代,貨幣開始獨立存在,成為一個生產要素——資本。同樣,因為資本的推動,形成了很多企業,企業的主要使命就是跨城鎮的交易。在東印度公司、西印度公司那個時代,他們為了打開城與城之間的貿易,甚至擁有軍隊,形成了以跨區域流通為核心的企業網絡的基礎設施建設。

到了今天,我們從工業時代跨越到信息時代,生產要素里面產生了什么變化呢?我也做了一個嘗試性的總結,我認為在生產力這一端,數據可能是一個新的生產力。而在協作網絡這一端,虛擬網絡也就是互聯網,成為另外一個生產要素的迭代。

這些要素迭代對于每一個時期的起點和關鍵發展期有什么作用?什么是真正推動商業發展最快速的力量?我嘗試做了一下自己的梳理。

當我們從工業時代走向數字時代時,我們的生產要素增加了兩個,一個是數據,一個是互聯網。這兩個生產要素如果能都用上,就可能成為推動行業發展中最有力量的角色。

所以我用了一句話想去闡釋總結,數字文明時代運用數據,基于虛擬網絡構建新型生產關系,也許就是我們今天最值得做的事。

我發現在我前面做的幾乎所有的互聯網公司,其實也能用這個邏輯去解釋,不論他是做信息的聚合,就像今日頭條,或者商品類聚合,比如淘寶,包括今天的產業互聯網平臺的公司,我們本質上都在運用數據。包括把原有的各種各樣的生產資料數據化,數據化之后基于互聯網,構建更新型的生產關系,使得這些生產力的釋放能夠更加充分,甚至更加的有利。

回到工業時代,是不是這兩個新生產要素的結合,也是當時創業的一個最重要的方向?好像看起來有點像。工業時代運用資本,基于企業網絡構建新型生產關系,本質上是通過企業網絡做跨區域的流通。農業生產運用科技,基于城鎮網絡建立新型生產關系,也可能是農業時代迭代的一個最重要的窗口。

說回汽車行業。汽車行業有很多企業,沒有數字化和互聯網化的時候,它們生產力的釋放都不是那么充分的。

有的時候我跟汽車廠商說,你的下游是4S店的經銷商集團,你可能只是跟公司產生關系,你跟公司的員工有沒有什么關系?員工每天在銷售做什么,生產力是不是釋放到最大,你知道嗎?汽車廠商說我不知道。那么銷售帶來的顧客,顧客也是一個生產力,你跟他有連接嗎?你能激發這些顧客的生產力嗎?他說我沒有,我連連接都沒有。

當然在這個行業里面,我看到造車新勢力里面的中國品牌蔚來,我經常問身邊買這個車的人,為什么都說蔚來好?我看到一個案例,我有一個朋友買了一輛蔚來汽車,然后他推薦他身邊的人買了七臺蔚來汽車。這就是顧客的生產力得以被激發。但是,如果沒有數字化和連通體系的話,這些生產力其實不能釋放。

所以大搜車做的第一個業務是SaaS,SaaS本質上是幫助每一個企業,幫助汽車廠商、4S店和二手車商,幫助他們建立從公司到門店、銷售和顧客之間的鏈條,把這些生產力全部連接起來,讓他們建立更加有利的生產關系。

第二步,每個企業只靠自己,無法真正把生產力完全激發出來,它需要產生產業協作。這就需要跨企業形成新的生產關系,所以我們在SaaS平臺之上還搭建了新車流通的協作、二手車流通的協作網,還有汽車流通和金融之間的協作網,開始構建產業之間的新型生產關系。

我們去看一些已經被互聯網改造較多的行業,比如服裝。原來一個廠商自己設計、生產、做物流、開店、服務于顧客。今天我們會看到專門有人生產、設計、做品牌、物流,誕生了很多大體量的上市公司。而且也孵化了很多更容易去跟客戶交流的網紅,形成了很強的帶貨能力。

因此,我覺得對于汽車行業、服裝行業,甚至對于今天認知到的所有行業來講,可能未來都會在這個方向產生變化。